候見廳

Antichambre


2017


我不是自己的主人,那些失控和壓抑存而無體,都該得到更好的空間生存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佛洛伊德使用候見廳詮釋無意識的心理傾向系統,各種心理傾向在這裡就像活生生的人互相爭擠著,等待進入意識中同時不被外界所察覺。

演出內容透過聲光裝置的高速運動,創造一個只屬於當下的全息感官。

這個空間將是保持連續性和週期性的半開放結構。

其樣貌會在循環過程中變態、消失抑或增大,在這個演出中發生著不可預期的變化。